首页 > 航空资讯 > 正文

智慧制造展英姿

来源:彰化X网 发布时间:2020-05-18 03:31:29

讯:“勤于学习、用心做事”,这八个字是中航飞机西安飞机分公司优秀共产党员标兵、钣金构件厂高级工程师白颖对党庄严的承诺,也是她在钣金构件工艺设计中不断创新、勇于突破的铿锵誓言。

1995年,白颖大学毕业分配至公司工作。在她的长辈们就读于北航、沈航并从事航空制造的影响下,她欣然做了一名“航二代”。就这样,在飞机钣金构件工艺岗位上,白颖自加压力、勇攀技术高峰,一干就是21年。在获得公司“优秀共产党员标兵”荣誉称号之后,面对记者的采访,白颖淡定从容,微笑着说:“我就是学中干、干中学。为提升钣金工艺水平探索新路是我最喜欢做的,也是我立志要做好的!”

举止娴静的白颖,在领导和同事们眼里却是个了不起的“女强人”。21年来,她对飞机钣金工艺实施的改革创新不胜枚举,特别是入党10年来,她诚实敬业、潜心攻关,用智慧和汗水促进了钣金构件工艺技术的提升,赢得了同事们的高度赞誉。

业精于勤。进厂初期,白颖深感学校学到的专业知识远不能胜任工作,于是她坚持自学,不放弃自己喜欢的钣金专业。她靠着孜孜不倦的自学和超强的领悟能力,通过业余函授学习,取得了西工大工程管理本科文凭,成长为钣金工艺设计领域的行家里手。2009年,她被公司聘为高级工程师并担任工艺室副主任。

用心做事。多年来,白颖所在的工艺室里时常灯火通明。只要端坐在电脑前,她就沉浸在思索中,十指翻飞敲击键盘……键盘上26个英文字母键的标识已经磨得模糊不清。若以设计图纸A4换算统计,白颖编发的文件厚度恐怕足有2米多高。行家都知道,飞机钣金件工艺设计是连接钣金件设计和制造的重要环节。为了达到零件设计的各项技术要求,与机械制造其他钣金工艺相比,飞机钣金零件的工艺过程复杂,控制更严格。对于制造不同大小的形似“盒子、脸盆、帽子”状的钣金构件,下面这个例子足以证明,白颖获得的“优秀党员标兵称号”当之无愧。

TB5板材是国内近年研制出的高强度钛合金新材料,因此,白颖在新研飞机应用的初期,就遇到了该材料零件的钣金构件成形新问题,它成了制约飞机研制进程的一大技术难题。某型机开始确定选用TB5钛合金板材,由其加工的外形各异的钣金件最终要通过焊接形成几米长的组件。而TB5钛合金冷成形回弹翘曲严重,成形抗力大,成形极限小,成形精度差,传统滚弯成形方法根本无法生产出合格的零件。面对这些看似无法逾越的障碍,白颖没有退缩,而是毅然地承担起了这些难题。

2015年12月,由白颖论证设计并组织实施的一项“新型薄TB5钛合金板料冷成形复杂结构钣金零件和焊接工艺”课题研究取得成功并获公司“总经理科技创新”一等奖。课题技术评审通过的那一天,白颖彻夜难眠,近一年来她和同事们并肩作战、潜心攻关的一幕幕情景,不断浮现在她的眼前。

白颖针对TB5管件壁薄、直径小、对缝精度要求高等特点,经过分析、探索和试验,提出了一种多道次折弯迭代、圆弧半径逼近的成形工艺。在成形模具方面,设计制造出了中部空心、可拆卸组合结构的闸压上模和“H”型截面的闸压下模,并实现一模多用,成形不同管径的管件;针对传统手工剪切管件对缝易变形、松边、不流线、精度低等问题,她提出了一种用于钛合金直管接缝切边的模具结构和加工接缝切边方法,实现了钛合金管件自由状态下的无缝隙对合,从而攻克了TB5钛合金加工成形屈强比高、回弹量大等技术难题,使公司的TB5加工技术一跃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大幅度提升了公司的钣金构件制造技术水平,解决了某型机研制生产的“瓶颈”问题。

无论采取闸压、拉伸成形还是滚弯、橡皮成形,无论是板材、管材零件还是挤压型材零件,由于飞机钣金零件选择使用的工装品种多、协调关系复杂,工装制造周期长,再加上钣金零件的刚度小,加工过程变形大,只有用足够数量的工装与之配套才能满足飞机设计技术要求。面对这一道道难题,白颖运用定量计算和定性分析,将零件的材料、形状、尺寸等结构拆分为衡量零件工艺性的具体指标。

公司新型薄TB5钛合金板料冷压精确成形及焊接工艺投入使用以来,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制造成本。该研究成果已申报国家专利并有4项已获授权,形成了4篇技术论文并在国家知名刊物上发表。2015年以来,白颖编制的一套以液压成形与手工校平相结合、防止大尺寸薄板零件成形缺陷的先进操作法视频诞生了,它作为职工培训教材,已在“李世峰大师工作室”播放。这一操作法,被行业认定为目前行业内职工最先进的操作法。

巾帼不让须眉。白颖,一个立志传承航空事业的柔弱女子,敬业执着,在钣金构件智能制造的岗位上散发着光和热,实现着人生的价值。